湟源石堡城

编辑:喧哗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13 18:35:49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湟源县是湟水河流域与青海湖地区之间的要地,自古就有“海藏通衢”之称,在古代,它是一个战略要塞。
石堡城背靠华石山,面临药水河,坐落在一座褐红色的悬崖峭壁上面。正面崖壁陡峭,两侧山峦逶迤多姿,如苍鹰展翅,令人生畏。
中文名
湟源石堡城
位    置
湟源县
称    号
海藏通衢
性    质
战略要塞

目录

湟源石堡城简介

编辑
湟源县是湟水河流域与青海湖地区之间的要地,自古就有“海藏通衢”之称,在古代,它是一个战略要塞。
石堡城背靠华石山,面临药水河,坐落在一座褐红色的悬崖峭壁上面。正面崖壁陡峭,两侧山峦逶迤多姿,如苍鹰展翅,令人生畏。
石堡城之战,让唐代名将哥舒翰威名大震,这次战役改写了大唐的版图。同样,石堡城之战让诗人杜甫留下了《兵车行》这一千古名篇。
乍暖还寒时节,记者邀请青海地方史学者前往石堡城,寻找青海古战场上遗留的痕迹,探访青海四大名古城之一。
4月3日,湟源县日月藏族乡莫多吉村的村民,已经开始在这片土地上播种希望了。春风吹过脸颊,却很难感觉到暖意。在西风中,远处褐红色的悬崖峭壁上的石堡城似牦牛雄峙,岿然不动。
远眺黯淡了刀光剑影的石堡城,金戈铁马、硝烟弥漫早已在历史的岁月中远去。但是,是什么原因让它成为了唐朝和吐蕃之间著名的战例,并且纳入了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考试题库,让学生都记住这一历史事件?为什么唐玄宗令自己的爱将哥舒翰率领六万多雄兵攻打石堡城,最终以“战死数万人”的代价,取得了一个王忠嗣认为“无关战局的小城”?它和不远处的哈城在当时的地理位置上“互为犄角”,它们之间是否有着某种必要的军事联系?

湟源石堡城史志

编辑
一夫当关万夫莫开
在寻找石堡城战场之前,青海地方史研究学者李逢春先生说,湟源石堡城相传为隋文帝时所修,由于它地处交通要冲,地理位置十分险要,是当时设置屯兵的重要军事据点。可是,按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,攻占这样的一座城池根本就没有必要。以今天的交通工具,从西宁出发到达石堡城根本就用不了多少时间。而且,从现在的地理位置来看,石堡城只不过是路边一座在青海任何地方都可以见到的山,翻越日月山与它似乎没有任何关系,也看不出军事要塞的地位。然而,路边一位当地人的言语打消了我们心头种种的疑虑。
马云是一位出租车司机,他们祖辈都生活在石堡城下的莫多吉村,热心的他得知我们是采访石堡城的事情后,告诉了我们许多当地人对石堡城的印象。原来,当地人把石堡城叫大、小方台,它们上面有许多残砖碎瓦。大方台上是一个三角形方台,面积很大,可见堡内可容纳上千人驻守。城堡沿着三面断崖垒建而成,城墙是用长条形巨石堆砌起来的,非常坚固。离大方台不远的地方,还有一个小方台,中间只有一条山脊小径,真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从他记事的时候起,村子里就有许多人不断在石堡城附近,捡到一些铜币或者印章一类的东西,还有锈迹斑斑的箭头出土。山脚下的小路旁有一些残存的木栅栏,木栅栏相互间用铁器固定着,村子里的人都用来拴马。
今天,我们不知道当年石堡城附近的地理环境如何,根据当地人马云的讲述,我们可以想象,当年的道路绝对不是今天高速公路通过的地方,这些地方可能是沼泽地或者是药水河,要到达日月山,必须通过大、小方台之间的山脊小径,不然,唐朝和吐蕃不会大动干戈,兵戎相见,最终出现“新鬼烦厌旧鬼哭”的悲歌。
六万唐兵四百戍兵
石堡城险要的地理位置阻挡了越野车行进的路线。攀越它的唯一道路就是一条羊肠小道,马云看着我们的样子,说村子里的年轻人上山都很吃力,我们肯定是爬不上去的。的确,今天以单人之力上山都很困难,可见当年攻打石堡城时的艰难不言而喻。
现在看来,石堡城虽然无城可言,但是它以悬崖为城,有金汤之固,不怕对方架云梯、打隧道,没有一般城池所具有的顾虑,大型攻城器械也因为道路的不便而失去作用。它居高临下,扼守着军事要道,易守难攻。怪不得当年陇右节度王忠嗣,对朝廷攻打战略要地石堡城的军事策略有“石堡险固,吐蕃举国而守之。若顿兵坚城之下,必死者数万,然后事可图也。臣恐所得不如所失,请休兵秣马,观衅而取之,计之上者。”唐玄宗没有理会这位名震西北将帅的军事策略,依然坚持他的战略眼光。这种情况下,王忠嗣只有配合出征,后来又因为“出击不力”,被圣上下令处斩。曾得到过王忠嗣的赏识与提携的哥舒翰,入朝力保王忠嗣,王忠嗣才得以活命。
唐代名将哥舒翰,是突厥族哥舒部人,以勇猛善战闻名,曾在王忠嗣麾下任职。那时候,吐蕃军队常常抢收积石军(今贵德等地)的庄稼,哥舒翰率兵击退了吐蕃兵,保护了该地村民的庄稼。因此有“北斗七星高,歌舒夜带刀。至今窥牧马,不敢过临洮”的著名民歌。天宝八年(公元749年),唐玄宗命哥舒翰统领陇右、河西及突厥阿布思之兵,又增朔方、河东等部兵马共六万多,向石堡城发起进攻。由于石堡城三面临山,均为悬岩峭壁,无法攀登,唐军只有通过唯一的山路进攻,兵力无法展开。而吐蕃守军虽只有四百人,但在此却贮有大量粮饷凭险据守,以檑木、滚石牢牢封锁通往城中的唯一山道。唐军进攻数日,伤亡惨重,仍无法破城。最后,哥舒翰副将以偷袭的方式占领了石堡城。唐军以死伤数万人的代价,占领石堡城,俘虏吐蕃军四百人。战争的结果,真的不出王忠嗣所预料,唐军损失惨重。
两城相望互为犄角
石堡城之战,对于唐军来说有点得不偿失。李智信先生对青海的古城了解甚多,著有《青海古城考辨》一书,他对唐军攻打石堡城有独特的观点。因为,在当时来说,从青海湖至鄯州(今乐都)有三条路,一条从青海湖北岸沿湟水南下至鄯城,一条从青海湖南岸翻越日月山,顺着药水河西行至鄯城,另一条是过赤岭后,沿着今天的拉脊山南麓而下。石堡城仅扼守在湟水道上,不能完全制止唐军西进或者吐蕃东来。
但是,若从积极的一方看,对吐蕃的打击是巨大的。此次战役之后,唐朝又派兵在赤岭(今日月山)以西屯兵。从此,河西、陇右的防卫力量大为加强。后来,唐蕃两国的分界线向西推进到了青海湖至黄河河曲以西一线。至此,唐朝在河陇战场上已经占明显优势。同时,唐军在高仙芝、封常清的率领下,也是捷报频传,唐在对吐蕃的战争中取得了全面胜利。唐朝也在这段时间发展到了顶峰,尤其是哥舒翰所在的陇右地区,史称“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”。
采访结束的时候,一位姓王的老人告诉记者,不远处也有一座古城叫哈城,这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。石堡城和不远处的哈城是不是“互为犄角”,它们之间是否有着某种必要的军事联系?带着疑问我们又驱车来到哈城。登上哈城后,残存的古城墙永恒地沉默着,城墙上的野草在西风中左右摆动。我们不知道,当年它和石堡城有着怎样的军事联系,但是从它位于药水河、日月山、拉脊山等交通要道的交汇处,而且又是今天通往贵德的咽喉处所,军事地位可见一斑。
词条标签:
自然地理 建筑 城市 地理 地点 中国其他行政区划